www-13318.com

深度揭密:惨烈至极的老山“211”高地争夺战;

发布时间:2020-01-25

  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的老山战史上,曾发生过一场著名的战斗,这就是1985年5月底至6月中旬的67军那拉地区211高地争夺战,史称老山“5.31战斗”和“6.11战斗”。

  211高地是那拉地区最沿的一个阵地,是1军在轮战期间,从越军手中夺取的一个高地,上面设有三个哨位,作战期间,由一个排的兵力坚守。1985年5月下旬,67军与1军所属部队换防, 5月21日换防完毕。67军199师所属的595团从1军手中接管了该高地。

  在67军所属部队接管阵地,立足未稳之际,恰遇早以换防完毕,并历经两个多月精心策划和准备的越军,于5月31日发动了代号M-1的营级规模的进攻,被67军坚守那拉地区的部队打退,首战告捷。但意外的是,211高地失守。后在几天的反复争夺中,虽几次夺回,但因伤亡过多,兵力不足,仍有两个哨位落入越军手中。67军坚守该地区的部队,初上阵地,立足未稳,在敌情不熟、阵地不熟、步炮协同不熟的情况下,抗住了越军大规模的进攻,稳住了防御态势,应该说,暂时丢失一两个阵地也无碍大局,如能审时度势,保持冷静,在情况熟悉后再伺机夺回,也为迟不晚。

  但211高地丢失后,引起总部和昆明军区及军区前指的高度关注,在战时,作为参战部队,丢失阵地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在上有压力,下有责任的情况下,据说时任67军首长要求199师“不惜一切代价”夺回丢失的211高地。由于部队刚接管阵地,敌情不熟、地形不熟、步炮协同不熟,据说当时199师师长邓广臣曾提出不要操之过急的异议,但没被上级采纳。按照军首长的要求,6月11日,595团组织营规模的兵力,对211高地轮番进行攻击,由于只有一条名曰“百米生死线”可以通过,部队进攻中,难以展开战斗队形,攻击中,遭越军的猛烈打击,突击分队未能接近高地,即被炮火杀伤过半。在5月31日至6月11日近十天的拼杀中,伤亡惨重,先后投入战斗的两个营,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中,近200名官兵战死,有的连队伤亡过半,还有4名战士先后被俘,最后以失败告终。595团也因建制打乱,伤亡惨重,不得不撤下阵地休整。

  后来,67军199师在总结和吸取此次惨痛教训后,经过充分准备,于1985年9月1日,由时任师长郑广臣亲自组织指挥,令师侦察连副连长原明、副指导员贺光明带领17人组成突击分队,秘密摸上211高地3号哨位潜伏,熟悉高地敌情、地形,等待发起攻击的时机。9月8日,突击队利用雨雾作掩护,通过报话机呼叫我炮兵火力支援,于白天出敌不意地对越军阵地发起攻击,仅用12分钟时间就将失去的1、2号两个哨位上的越军全歼,并杀伤了与之紧连的227高地上的14名越军,突击队只轻伤2人,一举夺回了被越军占领的1、2号哨位,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211高地也完全回到了该军手中。17名突击队员因战功卓著,全部立功受奖,原明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有趣的的,199师重新夺回并完全控制211高地后,越军也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反扑,在我炮火的准确打击下,同样伤亡惨重,仅毙敌多达300多人,最后不得不放弃对211高地的争夺。

  越方战史对此战则另有记载。当时参战的越军部队并不是中方战史中所称的313师982团4营,而是322师567团5营。322师隶属于越军一军区第26军,该师567团奉命增援河宣前线团的防区。根据越军二军区的作战计划,由567团的二梯队5营负责攻打211高地,并进行了针对性的作战准备。到5月24日,最后确定由该营5连担负此次战斗任务。

  5连当时辖3个步兵排和1个60炮班(2门),因部队缺额及有人开小差的关系,实际参战人员共87名。其连长是阮进代上尉,政治副连长是赵国秋上尉,军事副连长是谢伯谦中尉。该连还配属了1个师属防化小组 (共4人,携带32枚M72型迫击炮燃烧弹)、1个团属侦察分队、1个工兵班和1个无线电小组。受领了战斗任务后,该连干部即于5月24日、25日两个晚上对211高地进行了实地侦察。发现高地上共有中国军队的10个战斗工事,其中高地南侧有1、2、3号战斗工事,东侧和东北侧有4、5、6号战斗工事,北侧和西侧有7、8、10号战斗工事,山顶上为9号战斗工事。各战斗工事都是利用石洞临时改筑成的,能藏人能战斗,工事周围8-10米处布设有定向地雷,阵地前沿还设有绊发雷和定时雷。估计各战斗工事内的中国兵有3-4人和5-6人不等,最多的有7-10人,总兵力约40-55人。晚上中国兵还会在阵地前沿设置3个警戒小组,担负警戒和侦察任务。

  根据二军区的指示,5连干部经过研究,最后形成了战斗决心:以211高地东南方向为主要进攻方向,西南和西北两个方向为助攻方向。采用战前秘密接敌的手段,在上级炮火掩护下,突然发起攻击。步兵边排雷边突进,在火箭筒直瞄射击支援下,使用手榴弹、手雷等武器逐次消灭各个战斗工事内的中国兵,打下一洞巩固一洞,并向敌纵深发展进攻。在全部攻占211高地后,部队迅速转入防御,随时准备抗击中国军队的反击,牢牢地守住所占领的阵务。

  其战斗部署是:1排从高地东南方向担负主攻;2排从高地西南方向担负第一助攻;3排(欠1个班)从高地西北方担负第二助攻;连预备队由3排的1个班担任;机动火力由B40、B41火箭筒和M72单兵火箭筒共18具组成,战斗开始后逐个击毁1、2、4987铁算盘开奖结果,3、4、5、8、10号战斗工事,为步兵开辟通路,并随时以火力支援步兵战斗;军区、师、团、营各级炮兵组织122榴弹炮、105火箭炮、76.2毫米反坦克炮、82迫击炮等各型火炮54门,压制211高地周围各高地上的中国军队火力点,支援5连战斗。

  5月31日凌晨4时整,5连各分队按照预定计划分三路向211高地秘密摸进。5时45分,各分队分别占领了211高地南侧和西侧的进攻出发阵地。5时47分,越军炮兵群向211高地及周围中国军队诸阵地进行了8分钟炮火准备,共向29个目标发射炮弹1092发。同时周围各越军阵地的60炮、无坐力炮向211高地和周围中国军队诸阵地实施火力打击,机动火力队的各型火箭筒按分工向211高地上中国军队驻守的石洞实施直瞄射击。5连在火力掩护下迅速在高地前沿的雷场中开辟通路。

  5连1排使用定向地雷爆破山脚雷场,但几次点火未响,后改用5根爆破筒爆破从雷场中开辟了一条通路,步兵通过时被地雷炸伤了1人。因为中国兵设在阵地前沿的2个警戒小组均不在位,1排第1战斗小组顺利攻至4号战斗工事外围。工事内的中国兵向外投掷手榴弹,第1战斗小组也以手雷回敬。经过短暂战斗后,第1战斗小组打死了据守在工事外面的3名中国兵,然后冲进工事将其上层占领。随即又向工事下层发起攻击,经战斗打死中国兵2名,俘虏1名,缴获2瓦电台1部、40火箭筒3具、红外夜视器1具。与此同时,第3战斗小组迅速攻占了4号战斗工事北侧的5号战斗工事。2名越军乘势扑向山顶,投掷手雷炸死了几名中国兵,一举攻占了9号战斗工事,并使用缴获的1挺重机枪向逃往6号战斗工事的中国兵射击。此时,北侧166号高地方向的中国军队以60炮向211高地北面射击,阻止了1排后续部队跟进 6、8号战斗工事的中国兵借机发起反击,又夺回了9号战斗工事。1排被迫停止在4、5号战斗工事一线排使用定向地雷爆破,在山脚雷场中顺利开辟出一条通路。步兵迅速通过雷场发起冲锋,途中无一人伤亡。但负责火力支援该排的火箭筒手在与周围阵地中国军队对射时被打死2名。2排进展较顺利,迅速消灭了阵地前沿警戒哨的中国兵,一举攻占了3号战斗工事。在火箭筒火力支援下,又进占了1、2号战斗工事,发现2个工事内并无中国兵防守。当时因为与连长阮进代的联络中断,政治副连长赵国秋判断1排可能遇到了困难,遂命令2排除留部分兵力坚守已占阵地外,其余兵力继续向高地纵深发展进攻。由于途中遇到了很高的石壁和地雷,2排无法上去,只好又返回2号工事,并继续前往4号工事增援。

  3排使用定向地雷爆破雷场时未能炸响,又没有带爆破筒.排长只好令火箭筒向雷场发射5枚火箭弹以开辟通路。副排长带领1个踩雷小组在前面开路,先后被炸伤4人,全排终于通过了雷场。随即3排分成2个战斗小组分别向8、10号战斗工事发起攻击。夺取10号战斗工事比较顺利,但在进攻8号战斗工事时遇到一道很高的石壁,部队上不去,同时又遭到146号高地中国军队60炮袭击和8号战斗工事内中国兵的拦阻射击,攻击受挫。政治副连长赵国秋当即命令3排留下1个小组坚守10号战斗工事,其余人员迅速向4号战斗工事内的1排靠拢,然后从山顶向下攻击8号战斗工事。

  在经过调整后,连长阮进代和政治副连长赵国秋各率1个战斗小组,分别向8、9号战斗工事和6号战斗工事发起攻击。在火箭筒火力支援下,经过5分钟激烈战斗将6、9号战斗工事攻占,在6号战斗工事内发现两具中国兵的尸体和诸多血迹,并缴获了3部电台。中国兵很快组织了约3个班兵力,先后向9号战斗工事发起了4次反击,都被越军用手榴弹打退。经观察发现幸存的中国兵已沿交通壕逃离了211高地,连长阮进代指挥部队乘胜发展,于6时35分左右又顺利占领了已空无一人的7号战斗工事。

  至此,经过48分钟激烈战斗,5连攻占了211高地,随即按预定计划转入了防御。战斗中共歼灭中国军队20余人,俘虏1人,5连阵亡4人,负伤15人。

  因为在211高地上抓到了中方战俘,越方很快在河内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将王念顺押去展览,大肆宣扬其辉煌“战果”。后来又在老山前线播放王念顺被俘后的录音,并散发印有其照片的传单,企图涣散中国军队的军心。

  阵地的争夺根据67军战史和老兵回忆,5月31日凌晨越军发起全线高地方向打得激烈,情况不明,595团指挥所就已命令预备队前出对其增援。当时在团指驻地的208高地山洞里,595团副参谋长朱宪宽向7连1排长刘海洋交代了任务,命其率1排1班、3班和连卫生员1名、团通信连报线名战士的带领下,务必于31日17时30分之前到达255高地,接受3营营长谭德生的指令,向211高地机动增援。

  刘海洋回去后立即进行了组织,将增援分队编成5个战斗小组,共计26人,并做了相应的战斗准备,然后从208高地沿交通壕向255高地运动。途中要穿过一片宽约200余米的开阔地,处在越军阵地火力的直接控制之下,路两侧还埋有地雷,非常危险。刘海洋命令全队以3人为1组,每5分钟一拨交替向前跃进。刘海洋带领1组首先冲入开阔地,其余人员随后依次向前跃进。越军的炮弹不时落在开阔地周围,路上时能见到友邻部队的阵亡人员和散落的装具,增援分队不顾危险,奋力向前冲刺。当大部分人员通过开阔地后,刘海洋发现还有4名人员没有跟上来。他毅然只身返回了开阔地,将被隔在后面的人员带出了危险地域。经过一个多小时冲击,增援分队全部通过了开阔地,只有一人受了轻伤。增援分队在越军炮火下穿林绕路,终于在17时10分左右全部安全到达了255高地。当增援分队到达255高地后,3营营长谭德生立即向刘海洋布置了任务,命其带领增援分队于18时05分发起进攻,在团、营炮火支援下不惜一切代价拿下211高地。

  5月31日黄昏18时,战区正下着小雨,595团炮兵群突然向211高地实施了炮火急袭。5分钟后,炮火向前延伸。刘海洋这时命令1组在先头开路,后续各组拉开距离,2019-10-22夜明珠ymz2大清后宫:皇后看着私生子走出宫门下!迅速沿小路向211高地发起冲击。越军对中国军队的炮火准备、炮火延伸、步兵冲击的打法早已熟悉,知道中国军队是要增援211高地了。当595团的炮火一向前延伸,就立即集中各种火力按战前标定的诸元向两山间的凹地猛烈倾泻,此处被称为“百米死亡线组刚冲出几十米远,就遭到越军炮火覆盖,全部伤亡。2组随后冲上来,又被越军炮火拦阻,2人负伤倒下。几名战士也学着刘海洋的样子,能冲就冲,不能冲就滚,也先后连滚带爬地冲上了211高地。刘海洋指挥冲过来的6名人员展开战斗队形,在6班战士徐志江带领下,迅速摸上3号哨位,经过一阵短兵近战消灭了几个石洞内的越军,夺回了3号哨位。此时冲上211高地的6名人员中已有4人受伤。夺回了3号哨位后,刘海洋通过带上来的861指挥机向营长谭德生报告了情况。随后将哨位上的人员重新进行了战斗编组,命令大家立即巩固阵地,抓紧时间加修工事,防敌反扑,并准备伺机夺回2号哨位。3号哨位有3个石洞,每个洞都不大,一般可容纳2-3人,挤一挤能装下8-9人,由一条5米来长的小堑壕成直角连接各洞,形成互相拱卫。为了封锁中国军队的增援路线,越军不停以炮火轰击两山间的凹地,并向211高地3号哨位周围猛烈射击,占据山顶2号哨位的越军也不时向下丢手榴弹。从5月31日深夜到6月1日凌晨,越军依托山顶的1、2号哨位,在炮火暂停时间多次出动小股兵力偷袭3号哨位。刘海洋早有准备,指挥战士们分组抗击,以手榴弹、冲锋枪近战歼敌,将越军的偷袭全部打退,但是由于大部分人员伤亡在“百米死亡”路线上,剩下的兵力无力组织对1,2号哨位攻击。

  67军战史记载,6月1日22时,越军出动了1个多营兵力,利用夜暗分别以连、排规模向那拉方向的166号、142号高地及211高地3号哨位、老山主峰前沿阵地实施进攻和偷袭。199师炮兵以猛烈炮火支援步兵战斗,激战至6月2日拂晓7时,将越军的进攻全部击退。至此,199师在刚上阵地立足未稳的情况下,经2昼夜战斗彻底粉碎了越军蓄谋已久的“M-1”进攻计划,重创越军982团,杀伤越军981团一部,共毙敌649人,伤敌89人,首战告捷。

  6月1日午夜,7连1排第5战斗小组韩振坤等4人也穿过越军火力封锁到达了3号哨位。至此,增援分队先后有11名人员冲上了211高地。因211高地3号哨位各洞的条件极差,战区又下着雨,洞里积了很多水,哨位上的人员都半泡在水里,无法洗漱、人人满脸污垢,1、2天后就腰部酸麻,全身关节疼痛。加上越军炮火封锁严密,后方的给养运不上来,坚守人员随身携带的食物已经吃光,每天只能靠雨水润喉,被饥饿干渴折磨着,多名人员昏倒,伤员也无药医治,战斗力大减。越军不但每天以炮火打击3号哨位,还利用天黑下来骚扰,经常居高临下向洞口投弹,造成哨位上的负伤人员不断增加。在这种情况下,3号哨位人员已无力夺回2号哨位。刘海洋、范传明等人都带伤坚持战斗,并鼓励战士们克服困难,坚持到最后胜利。因带上高地的弹药已不多,刘海洋又组织人员利用夜暗爬出洞外,从越军尸体上搜集,顽强抵抗山上越军的偷袭。为了保住阵地,刘海洋通过快没电的861指挥机向营指呼唤:“不论白天黑夜,每半小时对我哨位进行炮袭一次!”

  然而此时的211高地成了伤员下不去,增援和物质上不去的囧地。为了增援211高地上的坚守人员,595团3营又连续组织小分队向211高地实施了冲击。

  6月2日凌晨5时许,7连7班长许子义等4人携带部分给养,秘密穿越“百米生死线号哨位只有十多米处被越军投掷的手榴弹炸倒牺牲,其余人员到达了3号哨位,增强了高地上的坚守力量。

  6月3日下午,9连连长杨勇健命令鹿秀斌、唐道军、缪甫荣3名副班长组成突击队,由鹿秀斌任队长,先去211高地探路和侦察地形,准备掩护6班上高地夺回2号哨位。领命后,3名副班长在255高地上反复查看了211高地的地形和哨位所在位置,并做好了相应的战斗准备。晚上21时,杨勇健连长又命令3名副班长引导6班连夜摸上211高地,先接替7连人员坚守3号哨位,尔后待机行动,2号哨位根据情况可拔可不拔。接近午夜时,在团、营炮兵对211高地的炮火袭击掩护下,增援分队开始行动。鹿秀斌、唐道军、缪甫荣3人走在最前面,每人间隔2-3米,沿小路交替向前跃进,6班在其后跟进。趁着越军炮火向中国炮兵实施反压制的间隙,鹿秀斌等人比较顺利地通过了“百米生死线班人员因对道路地形不熟,在途中走散,夜暗中连续踩上地雷,导致3人负伤,2人牺牲。其余人员辗转摸进,2小时后才摸上211高地,找到了3号哨位。随后在刘海洋、范传明的分配下,9连人员与7连人员协同防守3号哨位,等待上级命令。

  同在6月3日深夜,9连副连长黄其贵命令2班长李林海带领1个战斗小组,在6班之后秘密摸上211高地,搞清通往211高地的地形路线号哨位坚守人员运送食物。6月4日凌晨1时许,李林海带领姜丛先、姜文达、张文贞3名战士,背着压缩干粮、罐头和水,从255高地出发,秘密向211高地摸进。结果张文贞在通过“百米死亡线”双腿炸断流血牺牲,李林海和姜文达误认越军阵地被俘,姜丛先利用大雨、夜暗隐蔽爬进,绕过了越军阵地,顽强地向来时的路线爬去。他白天隐蔽,晚上爬行,忍受着饥渴折磨,经过三天四夜的艰难转移,终于遇到了友邻部队人员,脱离了险境。

  595团3营在几天内先后派出了多支小分队增援211高地,但大部分人员伤亡在了“百米生死线”上或遭越军火力拦阻而被迫退回,最后只上去了20几个人。奉上级命令,6月4日上午,刘海洋带着第一批增援分队7连的几名战士撤下阵地,借着雨雾掩护再次穿越“百米生死线高地。团首长表扬了刘海洋,给他记了一等功,7连1排被记了集体一等功,从211高地上下来的其他人员也被分别记了功。不久,因9连连长杨勇健在连部遭到越军炮击牺牲,团里很快任命刘海洋担任9连连长。可以肯定的是,211高地最惨烈的血战还在后面,这就是“6.11战斗”。

  ”在6月4日以后,595团3营又组织力量乘夜暗增援211高地。经过顽强冲击,3营副营长宋春雷带领部分人员上到了211高地,加强了3号哨位的力量。原定在6日深夜组成4个突击小组反击夺回2号哨位,后因战情变化而取消。团指命令3号哨位出动人员秘密对2号哨位进行侦查,进一步了解高地上的地形和敌情,等待上级命令行动。

  211高地丢失了2个哨位,67军开始是想伺机收复,内部解决。不料此事很快惊动了总部,多次打电话到昆明军区查问。昆明军区又催问67军,这才知道事情原委,感到压力很大。为了尽快挽回影响,军区前指命令67军组织反击务必夺回2个哨位。67军承受的压力更大,不但丢了第1军交过来的阵地,还被俘虏去了人,加上上级一再督促,根本就撑不住了。从6月4日至6日,军前指多次催促199师尽快夺回211高地。6月7日,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67军军长张志坚严令199师,不惜一切代价夺回211高地的1、2号哨位,并由军参谋长粟戎生下到199师加强指挥。

  单就前10天战斗的情况来看,211高地的地形对中方非常不利,战斗中变数极多。首先,211高地地势较低,处于227高地、小青山、汉杨等越军阵地火力瞰制之下,高地周围雷区密布,只有一条道路,部队的集结和行动都受到很大限制;其次,199师刚接防阵地不久,对阵地情况、道路情况、雷区情况都还不熟悉,打起来后难以把握战场局面;第三,反击部队要上211高地,必须先通过“百米生死线”,往往在途中就遭到越军炮火密集拦阻射击,兵力常折损过半,即使到达高地后也一时无力发起反击;第四,199师初上阵地,对周围越军阵地的炮兵和火力点位置还来不及侦测清楚,打起来后难以有效压制越军炮火,也就谈不上有力支援步兵进攻。在持续多日的炮战中,199师炮兵群根本压制不住越军炮火,甚至对211、227高地上的越军工事也破坏甚微,此时发起进攻根本就没有把握;第五,211高地地幅狭窄,展不开战斗队形,只能以小股兵力添油式进攻。要夺回1、2号哨位,又要向上仰攻,处在越军多面火力打击之下,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即便一度夺回1、2号哨位,兵力也折损很大,在抗击越军反扑时力量不足。而后续部队向前增援时要遭到越军炮火节节拦阻,往往难以及时巩固阵地,站不住脚,很容易遭到越军反击而前功尽弃;最后,在既不知己又不知彼的情况下仓促发起反击,对许多不利条件未能充分有所估计,准备不足,指挥层存在急躁情绪,单靠一个“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并不能代替严酷的战争现实,又如何谈到胜算在手!一旦打成烂仗,面子上又挂不住,就很可能变成赌博式的蛮干,实为兵家大忌。

  从5月31日至6月14日的战斗中,仅先期投入的595团7、9连就伤亡了84人,而后期主攻的1连各突击队打到剩下4人,3连的三支突击队最后从高地上只下来了2人,配属的兄弟部队597团3连也伤亡近半。这场战斗打得太惨了,根据诸多资料综合分析,595团和597团3连先后投入的攻击部队牺牲了70余人,被俘4人,负伤200余人。595团的1、3、7、9连都遭到重创,2个步兵营失去了战斗力。因为越军炮火封锁严密,军工队上不去,211高地上的伤员、烈士也运不下来。除了被坚守部队收拢的伤员外,很多伤员在战斗中被打散,只能隐蔽在遍布高地的石洞、石缝中等待救援,不少人是在顽强坚持了数日后才牺牲的。身负重伤的刘海洋则是3天后在团领导指名下被军工拼死冲上高地上抢运回后方的。从255高地通往211高地的“百米生死线”上,伤员和烈士横陈遍野,情景惨烈异常。在十多天的殊死争夺中,部队建制早已被打乱,许多人在战斗中被打散、走散,甚至牺牲得无声无息,也有幸运者历经多日磨难终于归队。

  最后说一下围绕211高地战斗的尾声。“6.11战斗”之后,199师踏实下来,重新开始熟悉战场,开始细致研究当面越军的战斗特点。为了收复211高地,当时67军制定了三个预案:一是大打出手,夺回211高地的同时拔掉越军的227高地等阵地,并攻击小青山,稳定整个那拉方向的防御态势;二是不打小青山,夺回211高地,攻占227高地后炸掉阵地上的所有越军屯兵洞、求一套家常菜的菜谱六合专家铁算盘!工事后撤回;三是仅限于夺回211高地的1、2号哨位。经过军区和67军的慎重考虑,最后确定采用第三方案。在郑广臣师长的指挥下,199师先后组织力量多次前出潜伏侦察,熟悉了211高地的地形,摸清了越军的活动规律,选好了接敌和攻击路线,并提前秘密排除了攻击道路上的360多枚地雷和400多颗铁钉。

  经过充分准备后,1985年9月1日,由郑广臣师长亲自组织指挥,师侦察连副连长原明、副指导员贺光明带领17人组成的突击队,秘密摸上211高地3号哨位潜伏,等待时机,并继续熟悉高地上的敌情。在经过电台通讯欺骗等手段诱敌后,9月8日,突击队利用雨雾的掩护,出敌不意地于白天出击。当日10时30分,突击队沿3号哨位左上方一段30米长的峭壁隐蔽接敌,爬上了越军占领的2号哨位下方的一块大石壁后面。10时44分,原明通过报话机呼叫炮兵火力支援,瞬间227高地及其与211高地相连的鞍部就被中国军队炮火覆盖。原明、贺光明各带突击小组分别扑向1、2号哨位,在防守越军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以火力将其封在石洞中,随后迅速搜剿打洞,仅用12分钟就将2个哨位上的越军全歼。战斗中击毙了1、2号哨位上的7名越军,并杀伤了对面227高地上的14名越军,缴获重机枪1挺、冲锋枪5支、报线号哨位,打了一个漂亮仗。

  227高地的越军很快又向211高地发起了反扑,因为这次199师精心组织了步炮协同,突击队在炮兵火力支援下顽强阻击,先后打退了越军的4次反扑,终于巩固住了1、2号哨位。战斗中,越军的一发炮弹在原明身边爆炸,导致他的右眼负伤失明,右手的几个手指也受了伤。战后,参加奇袭211高地的17名突击队员个个立功,其中荣立一等功的有7名,二等功的有5名,三等功的有5名。原明荣立一等功,并被授予了“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巩固了211高地的阵地后,师侦察连奉命撤出,由597团7连接替防御任务。越军后来又继续对211高地实施了反扑,在44天内先后进行了 98次进攻和120次偷袭。但在199师坚守部队及炮兵的有力打击下,寸土未得,被击毙300多人,轻重伤员不计其数,最后只得放弃了夺取211高地的企图。(摘编自铁血军事)


友情链接:
www.244700.com,六合大全论坛,18897.com,w13318.com,www-13318.com,万众堂开奖结果,233.hk开奖,448开奖投票结果。
香港挂牌香港挂牌| 香港赛马会论坛|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 二四六免费玄机图| www.65418.com| 08422天龙图库| 2018今晚开码结果| 平特王高手论坛| www.570555.com| 香港马会精准10码| 中金心水论坛|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