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3318.com

【未来思想】在对于本原的觉悟中去成人——评

发布时间:2020-01-24

  原标题:【未来思想】在对于本原的觉悟中去成人——评黄裕生教授《第三届本原文化研究论坛上的致辞》

  思想在何处开始,学问就在何处发生。没有思想的学问,就不过是一些知识的累积。何谓思想?在我看来,真正的思想就开始于生命对于本原性问题的觉悟,即那种关涉人之为人的自由、自主、自治、自律的诸多基础性原则,它会扩展出很多纲目,它离不开人与自我、人与他人、人与世界等多个向度的问题。

  在第三届本原文化研究论坛,黄裕生教授做了关于“本原文化”问题的致辞,就是这样一个关于“本原”的觉悟问题。我之关注这个问题,并参与本原文化研究论坛,最初是因着这样一个机缘,那就是曾经一起与黄裕生老师在“论语汇”微信群共读《论语》,那也是我介入公益学术讨论的开始。黄裕生老师在这篇致辞中,也谈到了这个展开“本原”问题思考的机缘:“在参与崔茂新教师主持的‘论语汇’解读《论语》的公益活动中,我对论语的解读实际上包含着对两希文化的观照,融入了有关世界本原文化理论的视野。这也是引起今天在场的崔茂新教授、徐治道先生,还有我的解读搭档何光顺教授感兴的地方所在。”

  正是从“论语汇”微信群开始,我开始了解到黄裕生教授关于自由意志、理性神学、美德伦理学、归责伦理学、本原文化、权利形而上学、普遍主义/绝对主义、孝伦理等重要主题的创造性阐释。关注这些主题,也刚好消释了我从2000年以后介入中西方哲学、美学和宗教学习中的诸多困惑。古希腊的酒神精神与日神精神的博弈,从古希腊哲学到基督教的自由实践与自由意志命题的提出,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以来的主体性的崛起和对主体的反思,这其中诸多线索牵缠,吾尝倍感困扰,自“论语汇”学习而后进入“本原”文化学习中,颇得一种启迪,而有欣逢良师之叹。

  随后,在赴北京出差中,又因拜访黄老师而听到他所做的一场关于苏格拉底从美德伦理学到归责伦理学的转向的讲座,此后又在广州听到黄老师两场关于亚里士多德“自愿”理论、奥古斯丁“自由意志”主题的讲解,在其间或这几年中,又有与福柯哲学专家于奇智教授、康德哲学研究专家陈世放教授、德国现象学研究专家张伟(任之)教授、朱刚教授、方向红教授等诸贤交游,而为我从西方迂回以进入中国问题的研究提供了诸多鉴戒。在向黄裕生教授请教学习中,我也曾多次谈到自己对于华夏文明的忧虑,关于汉民族未来的忧虑以及当下时局的忧虑,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当何去何从?我们又如何与他种优秀文明在竞争中又走向融合?

  或许,人生相知的因缘,只要志在求道闻道,就必不会错过,正如孔子所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本原文化研究论坛所以能汇聚一批同仁,就在于这样一个“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的觉悟本原的有可循之阶的学习。所谓“道不孤,今晚开什么码特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屏南,必有邻”,自黄裕生老师发起本原文化研究论坛以后,罗传芳老师又承担起了本原文化研究论坛的具体组织工作,诸多有志于道的同仁也闻风而来。这样一个本原文化研究论坛,就不再是一个人的,而是每个人平等参与的,不再只是在西安外事学院支持的,而是为学界同仁共为赞赏推动的。就我个人来说,自介入本原文化研究论坛以来,就收获甚巨,如我自己年创建的云山论道-纯粹哲学论坛公众号,便曾邀请黄裕生教授专门撰写了其中的“未来思想”的栏目语。在这个栏目语中,黄老师明确提出了他关于本原文化研究回溯过去而指向未来的构想:

  我们不仅生活于现在,也生活于过去与未来,因为我们有思想。思想有多深,我们的过去就有多长;思想有多高,我们的未来就有多远。思想不仅使我们能够理解过去,也让我们能够打开未来,映照时代。与其说思想是时代的精华,不如说思想是开辟未来的道路。所以,真正的思想都是关乎未来而属于未来的。一个没思想的地方也一定是一个没希望与未来的地方。“未来思想”致力于汇聚与推发真正的思想,以助产可靠的未来。关注“未来思想”就是参与未来。

  诚哉斯言!对黄老师这段话,我曾发过一段感慨,那就是:我们解读《论语》,研究本原文化,不是为了复古,不是为了一种文化的炫耀,而是让我们在可能贫瘠的现实特别是当下扰攘的时代可以适当跳出,在汇聚古今中西的哲人智者的智慧中,可以找到我们学习的典范,让我们走出一种思和行因为狭隘生活处境所可能带来的困境。回溯古典,是为了更好地走向未来。真正的思想不是完成时,不是被圣人或伟人在某一时刻封顶了的现成时态,而是永远在我们每个人的参与中去生成,去实现,去作用。未来思想不是只在脑海里的,而是时刻参与生活和政治的,它不被政治权力所裹挟,也不被一般民众的狂热所煽动,而永远在独立地看、思、行中去寻找真正的同道者,我们期待更多的人参与到未来思想的建设与行动中,以为方向不明的时代争取更好的未来。

  “本原文化”这一命题的提出,也突破了梁启超的四大文明论和雅斯贝尔斯的轴心时代说。梁启超先生将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伦、中国列为四大文明,他和此后持此说的其他提倡者认为,其他三大文明都已死亡,唯有中国文明延续至今,而后就有了中国是世界唯一延续至今的文明的说法,但这个说法不能很好地解决希腊文明、犹太文明在世界史上的地位问题。犹太文明、希腊文明和华夏文明一样古老,也并未曾完全中断,它们一直延续在西方文明的血脉中。雅斯贝尔斯则提出的轴心时代说,则认为公元前800年到公元前200年之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其发生地区大约是北纬30度上下,就是北纬25度至35度之间,几乎同时诞生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佛陀、孔子、老子等先哲,人类文明精神获得了重大突破,至今都无法超越,未来也不可能超越。但轴心时代说不能很好地阐发这四大文化的渊源与后世持续影响,2017东方心经彩图Ab长期抹芦荟胶去痘印吗?它让我们的思维停留和惊叹于那样一个光辉灿烂的历史时段,而缺少了溯源和朝向未来的勇气,也未能就文化间如何进行会通与互鉴展开充分思考,它似乎告诉我们人类文明的原子爆炸时刻已经发生和结束了,我们的未来只是重温这个时代和延续这个时代而已,它让文明最浩瀚的大海就停留在那个时刻。

  四大本原文化以及本原文化民族的提出,打破了时间的停滞和历史只有过去时刻而没有未来的聚焦,它让我们理解了四大本原文化就像四颗健康的种子,落在肥沃的土地上,就开始了茂盛的生长,而后又其交流互鉴中,长成更广大无边的森林,它未来的生态群落将远比其奠基时期更为恢宏。或者说,四大本原文化,就像各自从高山雪原流出的喷涌的泉水,它在奠基期流成了宽广的河流,而后不断融合更多的河水,而在未来便要成就更浩瀚的海洋,于是,我们就看到,黄裕生老师为本原文化研究论坛所撰写的宗旨:

  如何在世界文化版图与世界历史坐标里客观地给华夏文化定位,以便以世界性的视野重估过去、理解当下、审视未来,是近代以来强烈困扰中国学人的问题。我们的“世界本原文化”理念,是试图在哲学的层面讨论那些最早觉悟和自觉担当人类“绝对性”与“普遍性”使命的民族的优秀思维成果及其当代价值,以“通世界本原之道,明天下普遍之理,立人类未来之基”为宗旨,致力于研究与会通以希腊、希伯莱、华夏与印度文化为代表的四大本原文化,在此基础上寻求人类更具普遍性的价值之源与未来发展之路。作为一个本原文化民族,与其他本原文化世界的相遇,特别是与两希文化融合而成的西方文明世界的相遇,是华夏近代以来的一个真实处境,也是无法摆脱的历史和文化命运。这一命运迫使我们不得不去面对并寻求与之会通之道。这一使命实际上也是一项全人类的工作。因为这不仅意味着我们自身向现代社会的转化,也是提高人类普遍性原则版本的一项事业。我们认为,不同本原文化的相遇与汇通,不是一种文化吞并或覆盖其他文化,而是共同汇入了更具普遍性的全新文化之中。在这个意义上,本原文化的相遇与会通,是人类更新文化、继续打开未来的必经之路。让我们一起努力!

  本原文化的相遇与会通,既是返回过去,也是指向未来的。何谓本原?黄裕生老师提出了逻辑上只有绝对的一,也即超越了逻辑所能规定的那种“一”,才能够成为真正的本原,所以,17年生肖表。本原文化就是达到对“绝对的一”的觉悟或发现的文化。四大本原文化,都是理解了“绝对的一”的文化,也是确立了人之所以为人的神圣尺度的文化,它是始终致力于避免人沦为兽的伦理的文化,它的至高维度超越着任何在世者。“本原文化”的提出,也打破了关于中国为世俗文化和西方为宗教文化的简单区分,它表明这四大本原文化,都在从世俗生活的层面朝向绝对的至高和唯一突进,它确立了人之为人的神圣标尺,也成为始终衡量文明和野蛮的分界线所在。本原文化的神圣,就在于它尚德不尚力,它确立了伦理的神圣戒律,因此,我们可以说四大本原文化或四大本原民族,都是具有伦理觉悟的文化,是避免扼杀人抹除人而让人成其为人的自由的文化,人是自由者,人是觉悟者,人是与“绝对的一”结盟的圣灵充满者,人的生命的存在就是最高价值,“人”的概念内含着自由、觉悟和责任,没有自由、觉悟和责任,人就还未能成人。人的一生都走在去成人的路上。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所有人都还未成为完全的人,都还是半人,当然也是半神。在法律上,我们虽然为所有人赋予了人的权利,然而,从伦理和本原文化角度上说,我们所有人只是努力去成人。

  明乎于此,四大本原文化和本原民族的命题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就得以澄明,它让我们自觉地抵制任何对于人的权利的取消,它让我们走向成人之路,这也是海德格尔所说的,人只有在向死而生中去成就它的本质。去成人吧,在本原文化的觉悟和创造中,我们返回过去,也走向未来,返回的路和未来的路是同一的路!

  何光顺(1974-),男,笔名蜀山牧人,自然名绿竹,华南师范大学文学博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外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广州青年作家协会理事。主要从事中国哲学、魏晋文学、中西诗学、基督教文化等几个领域的研究。热爱诗歌,近年介入当代诗歌创作与批评。在《哲学研究》《文学评论》《现代哲学》《文艺理论研究》《南京社会科学》《学术研究》等刊物发表论文40余篇,代表著作为《玄响寻踪——魏晋玄言诗研究》,主编《珠江诗派》《宋词鉴赏辞典》等。目前正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课题1项、主持并完成教育部青年基金课题1项、广州市哲学社会科学一般课题1项。参与省部级和国家级课题4项。

  《云山论道》公众号致力于营造一个富有人文气息,追求自由与理性之光,朝向未来并参与开辟未来之道的学术思想平台。全体编委会成员竭诚感谢读者们的支持与阅读!


友情链接:
www.244700.com,六合大全论坛,18897.com,w13318.com,www-13318.com,万众堂开奖结果,233.hk开奖,448开奖投票结果。
香港挂牌香港挂牌| 香港赛马会论坛|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 二四六免费玄机图| www.65418.com| 08422天龙图库| 2018今晚开码结果| 平特王高手论坛| www.570555.com| 香港马会精准10码| 中金心水论坛|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