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3318.com

www.099299.com在第三届世界本原文化论坛上的致辞

发布时间:2020-01-26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世界本原研究院向所有到会的嘉宾朋友们表示热烈的欢迎!欢迎每一位到会的老师与同学!

  同时,要表示诚挚的谢意!感谢每一个到会的嘉宾朋友!特别要感谢两位德高望重的刘笑敢教授、李存山教授!在场的每一位嘉宾朋友的到会,都会推动我们的主题的深入研讨,都会给会议增辉!你们穿越巨大空间,跨跃不同专业,来到这里,www.34559a.com你好11月12日 最好的余生:身体无病心,来到西安外事学院,不仅带着思想,带着学术,也带着情怀,带着理解,带着信任。感谢你们带来所有这些最珍贵的东西!

  今天这次会议,是世界本原文化论坛的第三届会议。我想借此机会,做一个简要回望,以便大家对这个论坛与研究院有更多了解。

  这个论坛的创办实际上与在座的许多学者、朋友相关。“本原文化”这个概念最初的提出与规定,是由在座的陈静教授引发的。世纪初,当时的中国哲学史界在热议中国哲学的合法性问题,大致在2003年,她问我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在以西方哲学为专业的学者中,我属于主张中国有哲学的,并给出了我的理由。她鼓动我写一篇文章,这就是后来发在她和李存山老师实际负责主持的《中国哲学史研究》(2004年第3期)上的一篇论文《什么是哲学与为什么要研究哲学史?——兼谈中国哲学的合法性》。就是在这篇文章里,第一次在哲学层面上提出“本原文化”与“本原文化民族”概念。由于逻辑上只有绝对的一,也即超越了逻辑所能规定的那种“一”,才能够成为真正的本原,所以,当时就把本原文化理解为达到对“绝对的一”的觉悟或发现的文化。

  这样一来,“一神教信仰”也自然被纳进了本原文化之内,这实际上进一步推动了我的一个工作,就是必须在哲学层面上对“一神教”给予深入理解,并给出恰当的定位。这个工作持续了十多年,灵山县全面推进“扫黄打非”基层2019-11-14。几乎与我对第一哲学问题的研讨相伴随。在这个过程中,华夏文化、希腊文化与希伯来文化,不断被置于相互对质、相互参照的思考之中。在一次外在机缘的推动下,有关“本原文化”的思考与理念第一次在《论华夏文化的本原性及其普遍主义精神》(《探索与争鸣》2016年第1期)等专论里,以及长篇访谈《中国文化的普遍主义精神与普遍主义使命——专访黄裕生》(《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6年第2期)里,开始得到系统的论述。

  不过,在这之前,www.099299.com,这些论述已经在一些公开场合或作品里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表达,引起了同道的好奇与兴趣。在参与崔茂新教师主持的“论语汇”解读《论语》的公益活动中,我对论语的解读实际上包含着对两希文化的观照,融入了有关世界本原文化理论的视野。这也是引起今天在场的崔茂新教授、徐治道先生,还有我的解读搭档何光顺教授感兴的地方所在。

  这里,我要特别介绍一下徐治道先生,因为这个论坛的举办与他有直接关系。他是一个特别的人:对文化事业(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怀有浓厚的情怀,他可以为自己所热爱的文化事业放弃很多世俗的东西,包括改变他自己身上世俗的东西。为此,他不辞辛劳,广泛接触各界人士,为文化、思想事业的发展寻找各种可能机会。他在了解了有关世界本原文化的相关思考之后,特别是在看到《论华夏文化的本原性及其普遍主义精神》专论之后,他提议创办“世界本原文化论坛”,并积极开始筹划。于是有在江西白鹿洞书院召开的第一届世界本原文化论坛的会议。

  紧接着第二届就在西安外事学院召开,在这里,我们与黄藤校长相遇,于是有了“世界本原文化研究院”的成立。

  研究院的成立,于我们与黄藤校长来说,是一份相互的信任。什么是信任?信任是人与人之间(甚至也是人与神之间)一种特有的相互性关系,它本质上就是一种相互“质押”: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质押在对方那里,甚至可以说,就是把自己质押在对方那里。因为我们每个人的真正自己都是带着理念、带着真诚、带着希望的自己。所以,这份信任是沉甸甸的。这种份量感促使我们更有勇气地走向承担,走向更密切的共在。

  不管是对于论坛的最初创办,还是对于研究院的未来发展,至为关键的是学者团队。

  第一届、第二届(以及今天和以后的每一届)会议之所以能召开,并有所推进,首先是与有一批真正的学者直接相关。这里,我要对参与第一届、第二届会议的学者们表示特别的感谢!感谢你们在思想与理念上的贡献!实际上,在有这样的论坛之前,由于对一些本原性问题,包括一些根本性的现实问题,已有一批学者做出了很多独立的讨论与思考,在无形当中形成了一个由理念、共识联系在一起的学术共同体。这是一批带着真诚与深度的学者,他们各自以自己的生命面对问题,各自以自己的理性思考问题,各自以自己的专业切入问题,并大胆做出自己的探索与判断。同时,他们能够以公共理性的方式展开讨论,进行相互质疑,在相互修正、相互印证中追寻并显明人类普遍性的真理与普遍性的价值原则。第一届、第二届以及这一届的与会者基本上都来自这样的学者队伍。我们的研究院,以及以后每一届会议的与会者也都将是这样的学者。

  可以说,真正的学者团队是在每个学者的独立自主的工作中走在一起的。我们没有领队,也不需要领队,我们是每个人走好自己的学术之路而自然成队的。我们与黄藤校长走在一起,也是各自走了很多年之后走在了一起。这种相遇与同行,是一种理念的相遇,理念的同行。正因为如此,我们的相遇,才是弥足珍贵的。

  加缪有一个说法:请别走在我后面,因为我可能不会领队;请别走在我前面,因为我可能不会追随;请走在我旁边,做我朋友吧。

  我们之间的相遇,我们与黄藤校长的相遇,就是这种朋友式的相遇。这种朋友式的共在,才是自由而稳固的共在,这种朋友式的共同体,才是能行之久远的理念共同体。这里将充满差异,也将尊重差异:在差异中揭示普遍,在差异中启开理念,在差异中追寻本原。我相信,我们的研究院,我们的学者团队,能够一起走出很远很远的路来。因为这是一条通往本原之路,也是通往自我解放、自我救赎的新生之路。


友情链接:
www.244700.com,六合大全论坛,18897.com,w13318.com,www-13318.com,万众堂开奖结果,233.hk开奖,448开奖投票结果。
香港挂牌香港挂牌| 香港赛马会论坛|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 二四六免费玄机图| www.65418.com| 08422天龙图库| 2018今晚开码结果| 平特王高手论坛| www.570555.com| 香港马会精准10码| 中金心水论坛|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